红名小红书粉丝购买网

首页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红书买粉丝

小红书嬗变记

当前栏目:小红书买粉丝|更新时间:2021-07-15 09:09:01|浏览:0



没想到,打赢涉黄官司没多久的小红书,突然就真的涉黄了。


11月4日,有网友向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反映,小红书APP给用户推送大尺度美女裸露图片和视频,内容露骨且包含性暗示。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发现,不少发布该类内容的博主会在其小红书账号上留下微信、QQ或微博等其他平台的联系方式。在此后的调查中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通过添加该类博主留下的联系方式,发现很多涉嫌有偿性服务。


小红书官方很快发布公告回应称,针对举报中涉及的用户和内容进行,平台核查出其中有一例有低俗内容导流行为的账号,已于10月30日封禁;针对举报中提及用户在第三方平台涉黄行为,小红书平台已提交相关管理部门做进一步调查。


要知道,在今年四月,小红书刚打赢与微博大V@圈少爷的官司,原因就是@圈少爷公开发文造谣:小红书是因为涉黄才下架。在今年刚挽回声誉就悄悄的"变色",这样的"书"还能看吗?


五颜六色的"红"


当初在圈少爷推文影响下,大量粉丝评论点赞转发,还有大批媒体跟风发文,小红书甚至被广大网友贴上了"小黄书"的标签。然而现在才发现不是这样的,小红书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"单纯",设计界传说中的五光十色的白以及七彩斑斓的黑不知道是否存在,但五颜六色的"红"似乎隐约可见。


小红书成立于2013年,此时的小红书因为一篇《小红书出境购物攻略》而出圈,专门为走出国门的中国消费者提供最基础购物指南为主,单纯的像一张白纸。


后来随着跨境电子商务的发展,在2014年底小红书 粉丝变现,小红书也上线了电商板块"福利社",希望将海外购物分享社区和跨境电商结合,而这似乎成为了小红书走向"黑化"的开始。


尽管小红书有非常忠实的用户群体以及完善的海外购信息体系,但在电商层面上却缺乏供应链基础,自然很难形成成熟的电商运营体系,这成为了小红书发展跨境电商的一大短板。


根据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"双11"和"黑五"期间,小红书的投诉率为27%位居榜首;2020年"黑五"投诉率甚至高达46.54%。供应链、物流体系、售后的缺陷导致小红书问题频发。


《财经》报道显示,小红书自营电商在2020年100亿元的GMV目标未能完成,并且没有实现盈利。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Q1中国跨境电商季度监测报告》显示:网易考拉、天猫国际和京东全球购等头部电商聚集现象明显,三者共占到60%以上市场,小红书市场份额仅5.6%。


跨境电商的失利让小红书重新回归社区,小红书开始邀请大量明星入驻种草,赞助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等爆款网络综艺节目,对外的口径则是:公司倾向借助社交方式分享产品,商城业务服务与社交仅是社区的延伸,并不是以购物性质为主的电商平台。


首先这确实为小红书带来一大批粉丝型用户,拉动了日活增长。"试用笔记"成了很多人购物的参考,让小红书从原来单纯的卖商品转型为了圈内主流带货平台,以粉丝带来的流量进行广告变现。但美味的蛋糕总是会引来不少的蛀虫,在小红书贩卖广告的背后,各种黑灰产也开始滋生。


2019年3月14日,小红书便以#小红书代写50元一篇#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;在2019年12月23日,央视《朝闻天下》点名批评小红书等电商平台上有刷评论、刷点赞等违规行为,其背后的黑色产业链也浮出水面。


央视记者调查发现,在豆瓣、百度等多个平台上,搜索"软文、代写"等关键词,就会出现大量代写、代发、刷单等服务的结果。在小红书被爆出的虚假种草产业链里,代写代发种草文章可根据粉丝数量明码标价,点赞、转发、上热门均可人为操纵,已经出现了专门的黑灰产组织,还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评论营销产业链,目的只为"勾引"消费者消费。



实际上小红书因此也受到了不少处罚。


在2020年10月27日,小红书就因为发布非药品的商品宣传疾病治疗功能的违法广告被罚15万。


2020年8月27日,小红书因为"违反侵害消费者人格尊严、侵犯消费者人身自由或者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"被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5万。


2020年10月18日,小红书因为使用或者变相使用国家机关、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者形象被处罚20万。


工信部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电信服务通告,小红书因"存在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等问题"遭监管点名。


2019年4月15日,北京疾控中心发布2020年中国互联网草营销数据监测结果,小红书上有9万多条与""相关的营销信息。监测中,疾控中心发现,大量草广告促销,暗藏情怀软文信息和伪科学信息。


2019年7月29日,南都曾发布《小红书医美乱象调查:借种草卖人胎素等违禁药,推广微整形速成班》调查,曝光小红书中网友公然展示售卖国家违禁药品小红书 粉丝变现,引流线下游医注射,并大卖速成微整形培训班广告等乱象,此次的报道似乎成为了压垮小红书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
同一天晚上,有手机用户发现多家安卓应用商城下架了小红书App,从7月底开始下架持续了整整两个半月,直到10月中旬小红书才重新出现在各大应用市场。在争分夺秒的互联网行业,两个半月的时间的停滞对于小红书的打击不可谓不重,用户的流失已经不可避免。


可以说小红书在成为年轻人眼中强大的"种草神器"的路上,履历也变得越来越"光鲜",据天眼查APP显示,小红书涉及的行政处罚多达19起。



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?


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·希勒在《叙事经济学》(Narrative Economics)中指出,在当下高度联通的世界中,通过口述、新闻媒体和社交网络传播的流行叙事,影响着人们的决策,乃至改变整个经济和社会的走向。


在信息渠道愈加分散的情况下,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对于品牌的认知逐渐淡化,新消费人群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分散在社交媒体以及各个内容社区,也更容易通过内容种草带完成转化购买,传统市场营销的分成也从「广告」和「媒体」逐渐变成「内容」和「运营」。


小红书虽是一个社区电商,以营销和带货为目的,但形式上却是通过内容、叙事的方式呈现,让商品以人的方式站出来"说话讲故事"。用叙事的形式将商品融入到了有温度、有感知的生活切片中,触动了人们最原始的情感本能,从而提高带货效率。


过去几年国内互联网行业一个很大的误区在于,很大程度忽视了内容的重要性,虽然小红书存在很多问题,但是如果能够完美解决的话,小红书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空间,但要真正实现发展,成为巨头的话却很难。


主要在于两方面的困境。一个是行业特性的问题。


最近几年包括巨头在内的不少玩家都一头扎进了社区生意,但是实现盈利的却少之又少。


虎扑旗下聚集了大量男性用户的潮流穿搭社区App,成立四年,在炒鞋热下才异军突起,结果被外界打上投机的标签;知乎也已拿到由快手领投、百度跟投,腾讯和今日资本等原有投资方继续跟投的F轮融资,并且在商业化布局上做的越来越激进,但似乎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。


真正实现阶段性盈利的似乎也就一个小红书,不过伴随着小红书的黑色产业链似乎比平台的掘金能力还要强。


二是小红书自身实力的问题。


在这个互联网大时代下,内容风控已成为很多公司的命门。几乎所有电商平台都会遇到刷量、刷评论的问题,几乎所有的内容平台也都会遇到各种作弊违规的问题。


但是诸多先行者靠着早期积累树立起了极强的风控壁垒,而小红书目前的平台风控体系好像是存在漏洞小红书 粉丝变现,导致违规现象时有发生。就像一个孩子玩火一样,能力不足的结果很可能是伤害自己。


实际上,在2020年,小红书就意识到了自身的问题,小红书平台规则与治理部还发布了最新规则,根据广告违规词限制对商品描述展开清查。后来小红书还建立了几十人的反作弊团队,诚信风控体系等等。可惜还是遭到了点名甚至下架。


小红书反作弊中心公布的2019年度打击刷量等黑产的数据显示,2019年小红书共处理作弊笔记443.57万篇,封禁涉黑产账号2128万,拦截了14.23亿次黑产作弊行为。今年又启动啄木鸟计划治理虚假推广。

#p#分页标题#e# 小红 嬗变 没想到 打赢 涉黄 官司

相关推荐

红名小红书粉丝购买网

网站友情链接: